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美铝铝箔转手云冶集团景

2019年02月03日 栏目:历史

美铝铝箔转手云冶集团“几年前,美铝我们是否选择了磨练人意志的暴风雨?是选择做明亮的不锈钢和云南省政府谈过多次,想收购云铝股份(00080

  美铝铝箔转手云冶集团

  “几年前,美铝我们是否选择了磨练人意志的暴风雨?是选择做明亮的不锈钢和云南省政府谈过多次,想收购云铝股份(000807,股吧);现在,不是美铝来收购我们,而是我们把它(指铝箔部分)给收购了。”8月13日,云铝股份母公司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英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两天前,美铝亚太兼中国区总裁陈锦亚飞赴昆明。和4月他去昆明访问自己的企业云南新美铝铝箔有限公司(下称新美铝)不同,这次却是在卖掉美铝(上海)铝业公司的协议上签字。接手方是云冶集团。

  仅仅花了2000万元美金,云冶集团就把在金融风暴中亏损的美铝(上海)铝业拿到手中。

  事实上,云冶集团是“一石二鸟”:收购美铝(上海)铝业后,将其注入新美铝。云冶集团再通过增资,控股新美铝。

  如此一来,美铝在中国主要的铝箔业务——两大铝加工厂将全部落入中方囊中。

  云冶抄底

  美铝在中国的两大铝箔厂

美铝铝箔转手云冶集团景

,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上海铝业是美铝的独子。其铝箔年产能不低于4万吨,位居中国铝箔十强以内。但受金融危机影响,去年,美铝(上海)铝业仅销售产品2.76万吨,销售收入6.26亿元人民币,亏损达9247万元人民币。

  上海铝业成立于1995年,早由美铝和上海铝加工厂携手组建,投资总额为7500万美元,美铝持股60%,注册资本2500万美元。10年后,美铝出资收购了其余40%股份。

  新美铝位于云南昆明官渡区,是美铝西进的一家控股公司。早在1996年,美铝旗下的阿鲁麦克斯公司、云冶集团和云南中烟物资集团共同设立新美铝,股权分别为56%、23.6%和20.4%。

  尽管新美铝铝箔产能才2.5万吨/年,但它却是去年全国铝加工行业中,少有的几家盈利企业之一。“既没有停产更没有裁员,在四季度有色低迷时,我们还开足马力生产,别人出口锐减,我们稳定增长。”在今年的总结会上,新美铝总经理高瑾曾说。

  同样是铝箔生产企业,为何冰火两重天?

  “盈利状况的差别在于,一个是外方管理,一个是中方管理。”董英说。事实上,从合作之日起,新美铝一直是云冶集团的团队在经营管理。“美铝的人任董事长,总经理是我们派出的。美铝主要是行使股东权利。”他解释。

  美铝提供的资料显示,美铝(上海)铝业由于技术控制管理等原因,一直以附加值低的包装用厚箔为主,导致其良好的装备效能未能充分发挥,长期处以亏损状态。

  无奈之下,人无完人美铝不得不卖。

  董英告诉,双方谈判从3月就开始了。这次协议分两步走:先由云冶集团出资,通过协议作价收购美铝(上海)铝业100%股权,然后再以新美铝经评估的净资产作为对价依据,按美铝(上海)铝业的实际收购价格将其整体增资注入新美铝,把美铝上海公司变更为新美铝的全资子公司。

  4月17日,云冶集团向美铝(上海)铝业提交了报价为2000万美元收购报价书,随后,云冶金集团委托中和正信会计师事务所对美铝(上海)铝业和新美铝进行资产整体评估。

  “价格是双方协商的结果。如果按上海铝业的净资产评估,云冶集团肯定是拣了个大便宜。但以后我们控股新美铝后,美铝看中我们的管理,仍然可以享受股东权益。所以,别的企业出高价,美铝也不会卖给它。”董英说。

  历史和美铝开了一个玩笑。

  就在两年前,美铝还多次派人和云南省政府洽谈,意欲将“中铝系”以外的云铝股份纳入麾下。但就在美铝和中铝先后争夺时,云铝股份总经理丁吉林则表态:“与美铝的合作,只是传闻;而与中铝合作能不能成,我们也不知道。云铝本身果苗新品种对纳入‘中铝系’没有积极性、主动性和依赖性。”

  两年过去了,位居全国电解铝行业前五位的云铝股份仍独善其身。

  美铝困境

  铁艺护窗

  反力计

  事实上,经济危机对基本金属冲击巨大,全球的铝生产商美铝已自身难保。

  除了上海铝业和新美铝,美铝同时卖掉的还有位于巴西和西班牙的铝箔生产厂。

  此前,美铝已将渤海铝业中的铝箔业务剥离。“美铝刚刚在渤海铝业投资了一条目前世界上的印刷板材料生产线,生产用于高端印刷市场的数码印刷板。”陈锦亚说。

  渤海铝业由美铝和中信集团共同投资,美铝持股73%。是美铝在中国投资的15家企业之一。

  至此,一旦云冶集团接手新美铝,美铝将彻底退出全球的铝箔业务。

  这缘于美铝业务的一蹶不振。

让我们守住内心的那一方灵台明镜

  来自匹兹堡消息,美铝二季度业绩仍为亏损。自去年末开始,因需求疲软,美铝已减产近20%。与此同时,美铝宣布并执行了大范围的降低成本计划。6月,美铝宣布完成出售旗下配线及电子经销产业。购买方为地处加利福尼亚的白金资产管理公司(PlatinumEquity),具体交易金额不详。

  “那些被剥离的部门经营状况不怎么好,中国的铝箔业务一直亏损,只有卖掉了我们才能更好地赚钱。”美铝中国公关总监黄志湘说,“相关中国部门的剥离,只是配合美铝的全球策略。”

  “国内铝箔生产已严重过剩。”8月13日,安泰科铝部经理任柏峰在本报采访时说,原来中国是铝“板带国”,现在成了“铝箔国”。从2006年起,中国铝箔产能、产量连续保持世界首位,铝箔工业成为铝深加工业的核心产业。

  他说,由于铝箔附加值高于铝板带,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中国铝箔生产企业已由几家发展到140多家,但除了厦顺铝箔有限公司、河南明泰铝业、江苏常铝股份(002160,股吧)等年产量在5万吨以上的几家企业外,年产量万吨以下的就占了107家,比重达76%。

  “美铝的铝箔规模只能算中等,但管理成本却高,美铝在中国至今没有进入铝业上游。”他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铝部有关负责人则称,铝箔行业要求档次高、设备新,因此,上海神火、昆山铝箔这些新厂,对美铝(上海)铝业也形成压力。

衡水不锈钢无缝管厂家
戴尔和联想
暖气维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