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血火天衣 第054章 条件

2019年10月07日 栏目:体育

血火天衣 第054章 条件被讨厌了。仇无衣心中很是无奈,那个少女的神情无需任何察言观色的能力就能看出来,针对性明显到不能再明显。

血火天衣 第054章 条件

被讨厌了。

仇无衣心中很是无奈,那个少女的神情无需任何察言观色的能力就能看出来,针对性明显到不能再明显。

不过仇无衣也没有如何在意,因为她和薇薇长得很像,多半就是姐妹。

身为姐姐,看到妹妹缠着自己这种外族陌生人,产生敌意似乎也无可厚非,甚至说天经地义。

实际上,仇无衣真正注意到的是她的箭筒,那里面有常见的爆炸箭,冰冻箭,毒箭等,还有一种曾经见过的特殊箭矢,那就是专门吸引硫磺火蛇的响箭。

是她?

仇无衣的视线移到了少女的鞋子上,那是软鹿皮的长筒靴,极其少见的款式。靴子上面沾染着一点灰,不是泥土,是类似磨得细碎的玻璃一样的灰,这种灰,其实是人遭受血灭之后焚烧殆尽的骨灰,即是说她在现场出现过。

这已经足以证明她是那一箭的主人,仇无衣感激地对她笑了笑,少女却置若罔闻,甚至眼中敌意好像变得更加浓厚。

不经意就碰到了一个软钉子,仇无衣只好挪开视线,不再去看,

“哈哈,是悠悠啊,还是一如既往的迅速。”

满面红光的镇长拉着仇无衣走了过去,走了两步,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放开了仇无衣的手。

“没有漏的

,而且已经找到了他们埋藏的财物了,不过数量不多,同去的人正在搬东西,天黑之前就能回来。”

名字叫做悠悠的少女简单地向着镇长报告一些内容,几句话说得简单干练,完全不理睬不远处的仇无衣。

“好极了,一会儿能请你在厨房帮帮忙吗?报酬照常。”

镇长越来越高兴,好像年轻了几十岁的模样。

“可以,不过那件东西要请镇长爷爷帮我卖出去。”

悠悠一口答应了镇长的要求,似乎她对镇子里的相关事务都很了解,已经从山中完全走出,融入了城镇生活。

“好好好,正好近旅行者非常多……哎,天佑善人,不会出事的。”

镇长的心情忽然又低落了,安慰了悠悠两句。

仇无衣从二人的对话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联想到之前镇长说过的话,似乎山中夜叉族的部落正面临着某种危机。

“跟姐姐走。”

悠悠轻声对着悠悠说道,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指掌部分覆盖着的皮质护手是拉弓射箭不可缺少的防具,磨损得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不,人家要和大哥哥一起!”

薇薇死死地粘着仇无衣不放,嘟起了嘴。

“好吧。”

悠悠没有像仇无衣想象中的那样突然生气,也没有硬把妹妹逮走,她只是平淡地随口应了一声,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哇!姐姐答应了!”

薇薇缠在仇无衣身上的双臂勒得紧紧的,继续开心地蹭来蹭去。

“哎,小哥进来吧,一会儿我和你说说那孩子的事,你不要见怪。把窖里的酒全都拿出来,摆在外面随便喝!诸位,今天店里一切免费,一起喝!”

镇长豪气十足地大手一挥,两个正在烤肉的汉子立刻丢下烤叉去屋后的地窖搬酒,留守在店里的另一个老人走了出来,与仇无衣寒暄几句,熟练地转起了烤叉。

店中还有几个客人,听到镇长的话,自然心花怒放。

不出片刻,在镇子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都到齐了,以镇长为首,行会,老年族长,教师,一群老头将仇无衣团团围住,这情形令他越发尴尬。

仇无衣即使面临强敌也不会慌乱失措,但在这群热情的老人之中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随口胡诌些没什么营养的客套话应付。

好在镇长看出了仇无衣的尴尬,他让众人在店中喝酒,以商议事务为理由将仇无衣拉出了苦海。

店内的隔间之中容纳三人还算绰绰有余,镇长用糖果暂时转移了薇薇的注意力,仇无衣总算能够顺畅地呼吸了。

“小哥,这次你立的功劳可不小,不仅是为了我们镇子,周铁石是通缉令上有名姓的人,用他的骨灰当做证据的话,就能领取五千金币的赏金,所以小哥你在这儿多待几天吧,这笔赏金我们准备全部交给你。”

镇长端着大大的木头酒杯,痛痛快快地灌了一口麦酒,仿佛喝下去的是周铁石的血。

“镇长爷爷,这钱我不能要,我也不缺钱用,而且这件事我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做,钱就留着补偿受害的人们好了。”

仇无衣满脸严肃地拒接了赏金,虽然这是一笔巨款,但一想到这群人在镇中为非作歹的模样,他还是决定把钱留给镇子。

“唉……你也不过十几岁吧,真是英雄出少年,我们这群老东西的想法真是落后啦,小哥,你有什么要求吗?”

镇长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边喝边慨叹不已地摇头。

“这个……倒是有一件事,我想进山。”

“进山?不难啊,这山里哪里能打到什么咱们熟到不能再熟了。”

听到仇无衣的要求,镇长反而愣了,因为这个要求真的太简单。

“我不是要狩猎,我是想进深山,寻找一件东西。”

仇无衣立刻解释道,身旁正在吃糖的的薇薇忽然眼睛一亮,但糖块在嘴里,她舍不得咬碎,所以说不出话来。

“这倒是难了,去深山,的向导就是她,可是……小哥你又穿着天衣。”

镇长看了看仇无衣的披风上显现出的五角星,摇头叹道。

“天衣?天衣有什么不对吗?”

这令仇无衣有点吃惊,连忙问道,同时也刚想起自己在战斗后没有隐藏天衣的等级与五角星的位置,它们一直显现在围巾模样卷起的披风上面。

“刚才那个孩子你也看到了吧,她叫悠悠,是附近的猎人,不过她平时是在镇子里工作的,深山里面的路恐怕没有人比她熟悉,但那孩子……很讨厌身穿天衣的人。”

镇长放下了酒杯,十指交叉在一起不停搓动着。

“悠悠是薇薇的姐姐!姐姐讨厌天衣,她说爹爹妈妈都是因为天衣才抛下我们的。”

终于把糖块完全含化的薇薇又攀附到了仇无衣的手臂上,好像一个树熊挂件。

“乖孩子,去给爷爷倒杯酒来。”

镇长慈祥地笑着,薇薇噌地一声从仇无衣手上跳下,捧起大木杯走了出去。

“抛开她们的意思应当是……”

“没错,大概是十年前的时候,那时这个镇子还没听说过天衣这种东西,有个身穿天衣的人带着一些怪物杀了她的父母,也杀了镇子里不少人,包括那时候的镇长,就是我的大哥……薇薇这孩子还太小,理解不了这些,不过那一年悠悠已经七岁了,而且她还亲眼看到……”

镇长那张在酒精作用下泛红的老脸有些沉郁,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所以才会讨厌我,这也没办法啊。”

仇无衣终于明白了悠悠的敌意来自何方,虽然这种敌意其实没什么道理,可是从情感上,他能够理解悠悠的心情。

因为仇无衣马上想到了元山城,自己之所以不敢回去,或许正是这种心情在作怪。

“都是过去的事了,小哥你不要在意啊,悠悠可是个好孩子,不仅做事勤快,而且喜欢读书识字,如果不是要照顾妹妹,她不该一辈子窝在这个小镇子里。”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感慨,薇薇也端着木杯回来了,镇长立刻结束了这个话题。

“大哥哥要进山的话,姐姐不会答应的,不过薇薇可以带大哥哥去啊!”

薇薇又爬上仇无衣的手臂紧贴着,大大的眼睛连连眨动,泛着期待的水光。

“胡闹,你小小年纪,怎么能带路了?”

镇长笑着连连摇头,这对姐妹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对于薇薇的能力他一清二楚,边上的仇无衣也一起笑了。

“可是除了薇薇以外现在谁都不行啊,我爷爷的伤还没找到医生能治,钱也没凑齐,能带路的只有薇薇一个人。”

薇薇反而像大人一样大声争辩道。

“呃……这倒是……咳咳!咳咳咳!”

镇长突然被嘴里的酒噎住了,薇薇的话意外地有道理。

“那个……小妹妹,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仇无衣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称呼薇薇的名字,她说的话很令人在意。

“说的是我的爷爷啊,我爷爷被魔兽咬伤了,一只手怎么也没法恢复,又没有巫师能治好,所以叔叔伯伯们都在卖东西凑金币,要到很远的地方找平地人的巫师给爷爷治病,所以薇薇才会出来卖蘑菇的。”

薇薇很乐意和仇无衣说话,她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

“在她们的说法中巫师就相当于医生,她爷爷是部落里的族长,也是对这大山了解的人之一,可惜……”

镇长在一旁补充道。

“魔兽咬伤?是外伤?如果不是生病的话,说不定我可以试试。”

仇无衣的眼睛突然亮了,对付病症自己是没办法的,但若是单纯的外伤手术则不然,因为这是弦杀术中必须修习的一环,人体每个结构他都了若指掌。

“小哥你懂这个?”

镇长听到仇无衣的话,惊讶不已,他没法想象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不仅有着武者的资质,天衣的力量,同时还掌握医术。

“还好,如果她相信我的话,毕竟我只是个外人。”

仇无衣苦笑道,他不担心自己的技术,只担心夜叉族的部落会不会让自己这么一个没什么信誉的人出手治病。

“相信你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是能治好我爷爷,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冷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了隔间内的对话,仇无衣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惊讶地望了过去,在门帘后面看到了银白色的马尾发一闪而过。

那声音不仅寒冷,而且坚决。

长春那里白癜风专科医院好
广州哪个医院看妇科
山东女性妇科妇科医院
南京治好性病的医院
武汉治妇科炎症费用多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