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大学校园里

2020年05月28日 栏目:游戏

摘要:大学校园里,宋麾、龙薇和依依是好朋友,依依沉溺于家庭成长带来的阴影,一直不能释怀。在宋麾、龙薇和老师、同学们的帮助下,依依终于战胜了自
摘要:大学校园里,宋麾、龙薇和依依是好朋友,依依沉溺于家庭成长带来的阴影,一直不能释怀。在宋麾、龙薇和老师、同学们的帮助下,依依终于战胜了自我,走出了阴影,迎来了生活的阳光。 一
那是一个阳光并不十分热烈,微风习习的下午,宋麾来到了校园外的大河边,河滩上支着许多大伞,照相师傅们等待着顾客光临。这段时间,他们的生意很好。这不,河滩上正有一群男孩、女孩变换着各种队形,变换着各种姿式,变换着各种表情拍得正欢呢。
刚下了几场大雨,宽阔的河面上空气清新,却并不潮湿。河水清澈宜人,几乎看得见不太深处的游鱼细石。此处位置平坦,河水不急不缓地向前流着。河水映着阳光,轻风吹拂,远望去就像万千鱼儿在水面游动,煞是壮观。渡船声声,沙船轰鸣,渔船欢唱,宋麾不觉眼前一亮。转瞬他又疑惑了,自己怎么到今天才体会到眼前这一切?也许有些东西真的要用心体会才能明白的。
河岸上满是杂草和树木。杂草倒没什么奇异的,只是这些树木却很特别。除柳树之类树形本身的缘故外,其余的全都高大、粗壮、茂盛无比。它们应该有些历史了。无数人从它们面前经过,来了又去了,去了又来了,只有它们诉说着来来去去的变化;就像地上的泥土一样,似乎只有它们才有洞穿历史的眼光。这些树栽于何时,又是何人所栽,宋麾都不知道。他奇怪自己今天怎么会思考这些问题,自己不是来照相的吗?
宋麾轻轻悄悄地走在丛林中,仿佛怕惊醒了脚下的土地,但偶尔还是有踩断朽枝的“嚓嚓”声。历经岁月的风霜,树皮们已不知老去且层层脱落了多少回,有的几近腐朽的味道,早就满面皱纹了,但树根们深深地扎进了泥土,发达的根系足以支撑它们继续生存下去。如果几十年后再来此地,它们还在么?宋麾突然有了人世无常的伤感。唉,那是以后的事,想它干嘛?每个人都不是为了未来而努力么?宋麾竟有些矛盾了。
河面上,水鸟们扇动着翅膀,时而俯冲,时而疾翔,时而戏水,时而交颈而鸣,好不热闹。白色的、灰色的、花纹点缀的、杂色的羽毛装饰点点阳光,真是辉映成趣。
宋麾快步往回走,林里的光线忽然暗了许多,扭头一看,不觉已夕阳在山了。
走出林子,河滩上拍照的男孩女孩早已散去,只剩下杂乱的笑声和身影还隐隐可现。宋麾觉得这是沙滩最温柔的时候,也许这就是他到丛林中转悠那么久的原因吧。他知道呆会儿男孩女孩们吃了饭又会来这儿散步,那又没意思了。
宋麾选中了离岸不远的一艘渔舟。走过长长的搭板,宋麾站立船头,脚下是清清河水,余辉漾满他的脸旁,却并不刺眼;刺眼也不打紧,他戴了墨镜。宋麾望着夕阳西沉的方向,好像正热切地呼唤什么,又好像正静静地等待什么。背景是白篷的小船,小船后面是不息的江水,江水上空,一群水鸟正扑闪着美丽的翅膀;更远些大有“水天相接”的气势和意境;远远天边万千彩霞若隐若现,正欲展现天际。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设计的。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悠远的歌声忽然响彻耳畔,那么迷离,又那么清晰。凌波仙子正一袭雪白长裙,长发飘飘,吹着长笛,踏波而来……
宋麾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却又清晰可见的动人而恒久的微笑。这微笑就像一个遥远而恍惚的梦。
“好了,可以下船了。”
不知师傅第几次说这话了,宋麾才从自己设置的幻象和梦境中走出来。他没想到自己这最后精心的设计会如此成功。也许是境由情生吧,也许是……
相片洗出来后,宋麾的这第一张个人照眨眼间就被同学们抢空了,差一点连自己留作纪念的那一张都被“骗”走。有几个没拿到的还连连叹气,怪自己手太慢了。没办法,他们也得不到了,混乱中底片掉在了地上又被大家踩脏了。最后,只得把责任推到照相师傅头上,谁叫他少洗了几张,记错了数呢?于是大家赌咒发誓,以后再不找他照相了;还把牙咬得狠狠的。也许他们梦里都会骂那师傅吧?对他宋麾倒有些歉意了。

柳依依是班上唯一的湘西女孩,年龄最小但又最细心。作为生活委员的她总是认真做好自己该做的。每天早晨,她第一个来到班里,把大家的桌椅擦得干干净净,不沾一丁点灰尘。有时在流动教室上课,她同样如此。下了晚自习,她就留下和同学一起打扫卫生,顺便检查有没有谁掉东西,发现了便收好,然后关好门窗才离开教室。如果捡着什么,第二天便拿给掉了的同学。有的粗心大意,柳依依给他时,他才知道掉了。
一次,学校举行篮球比赛。柳依依带着女生给大家抱衣服,送开水等。一位男生脱衣服时不小心把袋里的600元钱拉了出来,他要赶着上场,把衣服扔给一女生就跑了。接衣服的女生和旁边的几位女生谁都没有注意到掉在地上的钱。她们紧盯着场上,却忽视了眼前的事。柳依依远远看见那男生脱衣服时掉了什么在地上,会不会是钱?她马上跑了过去。
“依依,你来抱衣服吗?”
“既抱衣服,又捡宝贝。”
“啥宝贝,睢你那心急的样子。”
“别打岔,瞧我们又进了一球。”
“哇,好棒!”
“这是什么?”
柳依依捡起钱在她们眼前晃了晃。
“钱,谁掉的?”
“会不会刚才那男生掉的?”
“算你说对了。”
……
比赛结束,柳依依把衣服拿给那男生,他点头致谢后拿着就走。
“不要了吗?”柳依依在后面大喊。
“嗯,什么不要了?”男生一脸茫然。
“看来你钱多,不要也罢。”柳依依笑出了声。
“就是!”
“招待招待我们才给他。”
几个女生围了过来。
这男生也真够粗心的。他这才下意识摸摸口袋,然后耸耸肩,摆摆手,“多谢!多谢!你们在这儿等会儿吧,我回头就招待你们。”
“见者有份哟!”
更多人围了过来。
……

“依依,长途电话,快点!”
柳依依正在洗衣服,班里的团支部书记龙薇匆匆跑去喊她。
“快,也许是你爸妈打来的吧!”
“你就告诉他们,说我不在,不知上哪儿去了。”
柳依依头也不抬,继续搓洗。
“这……”
龙薇不解其意,但看她坚决的语气和神情,只好去帮她回话了。
当晚熄灯后,龙薇故意装睡。今天柳依依不接电话的表现让她很纳闷,她觉得柳依依肯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瞒着大家。
“嗯,谁在抽泣?”
她侧起耳朵,听清了是对面的依依蒙着被在哭泣。果真有事?机警的龙薇不好打扰依依,也不好惊醒大家,但又担心依依出什么意外,在依依一夜的抽泣声中,她一夜也没有合眼。
第二天,龙薇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在教室楼道里迎住宋麾,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了他依依的异常。班长宋麾略一沉思,“这样吧,我们先不要惊动柳依依,也暂时别让其他同学知道她的情况,我们先告诉系主任丁老师吧。”
上午,丁老师没有课。
午饭后,宋麾和龙薇决定到丁老师家里去找他。
到了。咖啡色铁门紧闭着。
“老天保佑,丁老师你可千万别不在家啊!”
龙薇急切地说。
“放心,绝对在!如果你不信,咱们赌一赌,你准输。”
宋麾调皮地歪着脑袋。
“你咋知道?”
“呵,呆会儿你就知道了。”
龙薇轻轻按响了门铃。
“进来吧,老师这儿就不必拘礼了。”师娘满脸笑容开了门。
“师娘好!”
“你们还没吃饭吧,来,我们正准备吃饭。”
丁老师端着一大盘鱼走进客厅,“快坐下,尝尝你们师娘的手艺。”
丁老师三岁的孩子丁蒙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的动画城移到了他们身上,从进门起就一直看着他们,扑闪着好奇的大眼睛,小脸白皙,俊俏可爱,长大后一定是个帅小伙。
“丁蒙,今天怎么不懂礼貌了?”
“哥哥、姐姐请坐!”
“丁蒙真乖!”
他们坐在了温软、舒适的紫红沙发上。
“哥哥、姐姐这边坐!”丁蒙从小凳上站起来,一下跑到他们面前,一只手拉着龙薇,一只手拉着宋麾,“来嘛,坐这边。”
“丁蒙乖,我们吃了,肚肚饱了。”
宋麾俏皮地拍拍自己的大肚子,又拍拍丁蒙的小肚子,歪着脑袋,对着丁蒙意味深长地笑了。只是这笑丁蒙也许还不能明白。
龙薇亲亲丁蒙的小脸蛋,调皮而夸张地比了下吃饭的动作。
丁蒙回头望着丁老师。
“快来,快来,再吃点也不妨事;你们师娘的厨艺可好着呢。”
“就你只会耍嘴皮子,宋麾、龙薇过来吧。”
小家伙又开始执行他的任务了,终于,他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咱们边吃边聊。”
他们把详细情况都给丁老师说了。
“是这样。这孩子聪明活泼,待人友善,很得人缘。我过去仔细看了她的学籍档案,也很不错。难道是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她和家人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
“宋麾、龙薇别光顾着说话,吃呀。”
师娘一边说,一边给他们夹菜。
“师娘,你吃吧,我们自己来。”
他们举起筷子,这香味实在诱人,虽然他们已吃了午饭,但他们的食欲却被再次勾起了。
这鱼肉清香细嫩润滑,简直是人间美味。鱼汤更是可口,一口下去,全身的血液都畅快了许多。长这么大,他们还是第一次品尝如此美食,真正大饱口福。
“丁老师,师娘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你真有福气!”
“可不,我当初还后悔呢;现在嘛,倒不后悔了。”
“你说什么?”师娘娇嗔他一眼。
“别别别,夫人,你辛苦了,我给你盛口汤。”丁老师笑呵呵地说。
“爸爸,我也要汤。”
这小家伙一直在那儿吃呀吃呀,几乎手嘴并用,吃得大汗满脸,也许他正责怪大家忽略了他的存在,突然说话了。
“来,乖儿子,爸给你舀口汤。”
“瞧,你只顾自己吃,也不给孩子擦擦汗。”
师娘掏出手绢给孩子擦汗。
“我舀汤,你擦汗,咱们分工合作。”
“净耍嘴皮子。”
看着这幸福之家,宋麾和龙薇忍不住笑了。小家伙也许不想吃了,抬起头看着他俩笑,觉得自己不笑有些寂寞,也跟着笑了。
晚自习下课了。
同学们收拾起书本,开始撤退。教室里、楼道上一阵忙乱。
“依依,出去走走好吗?”
龙薇来到依依桌前。
“好吧。”
她们托同学把书本带回寝室,一起下了楼。
月华如水,静静流泻,洗涤着白日的喧嚣与浮躁。离教学楼远了,杂乱的闹嚷也消失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龙薇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苏东坡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依依,这几天瞧你心事重重的,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不是照样吃饭、上课、睡觉,没什么不舒服啊。”
“依依,你这话对别人说别人也许还信,可是我不信。”
“龙薇,你别疑神疑鬼了,我真的没事。”
“依依,真的吗?那么,有些事我需要你的解释,否则,我是不明白的。”
“什么事?”
“比如你为什么不愿接家里的电话?被窝里你为什么要哭泣?饭量为什么少了?上课为什么走神,连老师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来?还有……”
“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我看啊,你最好在《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去找找吧,本 回答不了。”
“这种时候你还跟我开玩笑,我跟你说正事。”“你看今晚月儿多圆,可惜月圆人不圆,但天下人们能如东坡词中所言‘千里共婵娟’也就很难得了。”
龙薇抬头望天。
等她扭回头,却发现依依不见了。
她快步追上前,才看见依依在前面不远处的花丛中哭泣。一丝歉意涌上心头。
“对不起,我不该提你的伤心事;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你有一个不温暖的家庭,对吧?”
依依伏在龙薇的肩上,大哭起来。
“哭吧,把你所有的忧伤都哭出来吧,这样你就会好受多了。”
月儿悄悄隐进云层,要变天了么?四周忽然暗了许多。校园的路灯散发稀疏的亮光,暗夜看去,多么微弱。风说起就起了,没有任何预约。风声中,花枝乱颤。也许只有它们最能明白此刻依依的心情吧。

生活就像一面流动的镜子,你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你哭它也哭,你笑它也笑,你痛苦它绝对也会忧伤。生命中难免有太多的不如意,不同的人自会采取不同的人生态度。把忧伤画上眼角的人也许是幸运的,把微笑挂在嘴边的人也许正承受着巨大的不幸。
柳依依的生活也许是不幸的,但究竟怎样不幸,有多不幸却无法知道。可是她却把微笑给了班里每一位同学。
龙薇私下又多次找了依依谈心,但却没能知道更真实的情况。这次,她拉上宋麾,看能否从依依牙缝里撬出点什么来。
“柳依依同学,我代表全班同学感谢你,你关心身边每一个人,给了我们太多帮助,这些,所有同学都会永远铭记心间;可是,我始终不能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拒绝我们的帮助呢?我知道,你对别人的帮助是不需要回报的,否则,那也真是亵渎了你的真诚。其实,你应该知道,不仅仅是你,我们也可以有帮助人的权利吧……
“呵,你这番‘演讲’弄得我简直喘不过气来。又是一个‘为什么’,你们还嫌《十万个为什么》不够多吗?”
“瞧你,又想把话题扯远了。我们都是好朋友,好朋友就应该无话不谈,难道你忘了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我可是有什么话都对你说,有什么心事,有什么秘密都第一个告诉你。而你却不告诉我,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共 69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是一篇青春校园题材的小说,题材并不鲜见难得的是它如此的清新脱俗。宋麾和龙薇细致的关爱着柳依依同学来自家庭的心结,她不接家里电话,在被子里哭,在草丛里泣,但是死活也不说缘由。她戚戚然的情绪还牵动了老师和师母,在师生的共同呵护下,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旋律中,还原了欢愉快乐的柳依依重又融入到集体中。小说文笔细腻,对话直观,写景具象逼真,诸如(树皮们已不知老去且层层脱落了多少回,有的几近腐朽的味道,早就满面皱纹了),令人仿佛置身其中。【编辑:海棠】
1 楼 文友: 2011-06-17 17:4 :50 《初夏这个天》是如此清凉而温馨,难得的是校园题材里没有恋爱的纠结,在这个初夏里发生了没有爱情也依然感人的美好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6-24 15:10:29 谢谢海堂老师,向您问好哦!
2 楼 文友: 201 -04-16 18:57:49 从头看,仔细看,学习。 张开想象的翅膀,在文学的天空中自由翱翔。
吕梁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庆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金昌白癜风好的医院
河北白癜风
亳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