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离别后,胡雪岩的辛酸遭遇

2018-12-04 18:03:33
离别后,胡雪岩的辛酸遭遇 本期登场:《红顶商人胡雪岩》 高阳著 翻开本书,了解官僚体制下,一代商圣的天才与宿命。

从店伙计到大清首富花了30年,从首富到倾家荡产只花了3天。

经商的看到生存的安全边界;从政的看到权力的雷区所在。

“雪轩!”他问,“你几时回来的?” “回来还不到一个月。

”王有龄对自己心满意足,但看到胡雪岩却有些伤心,“雪岩,你怎样弄成这样子?” “说来话长。

”胡雪岩欲言又止地,“你呢?我看很得意?” “那还不是靠你?” “交运也者,是遇见了你。

雪岩,”王有龄愧歉不安地说,“无怪乎内人说我糊涂,受你的大恩,竟连府上在哪里都不知道。

今天,你可得好好儿跟我说一说了。

” “自然要跟你说。

”胡雪岩喝口酒,微偏着头问他,“雪轩,你看我是何等样人?” 王有龄看他的气度,再想一想之前茶店里所得的印象,认为他必是个官宦人家的子弟,但不免有些甘于下流,所以不好好读书,成天在茶店里厮混。

当然,这“甘于下流”四字,他是不能出口的,便这样答道:“兄弟,我说句话,你别生气。

我看你像个纨绔。

” “纨绔?”胡雪岩笑了,“你倒不说我是‘撩鬼儿’!”这是杭州话,地痞无赖叫“撩鬼儿”。

“那我就猜不到了。

请你实说了吧,我心里急得很!” “那就告诉你,我在银号里‘学生意’———” 胡雪岩父死家贫,从小就在钱庄里当学徒,杭州人称为“学生子”,从扫地倒溺壶开始,由于他绝顶聪明,善于识人,而且能言善道,手面大方,所以三年满师,立刻便成了那家银号1名得力的伙计,起先是“立柜台”,以后获得东家和“大伙”的信任,派出去收账,历来不曾出过纰漏。

前一年夏天跟王有龄攀谈,知道他是一名候补盐大使,打算着想北上“投供”、加捐时,胡雪岩刚有笔款子可收。

这笔款子正好五百两,原是吃了“倒账”的,在钱庄来说,已经认赔出账,如果能够收到,完全是意外收入。

但是,这笔钱在他人收不到,欠债的人有个绿营的营官撑腰,他要不还,钱庄怕麻烦,也不敢惹他。

不过此人跟胡雪岩很谈得来,不知怎样发了笔财,让胡雪岩打听到了去找他,他表示别人来不行,胡雪岩来另当别论,很慷慨地约期归清。

胡雪岩一念怜才,决定拉王有龄一把,他想,反正这笔款子在银号已经无法收回,如今转借了给王有龄,将来能还,不能还,银号也没有损失。

这个想法也不能说没有道理,悄悄儿做了,人不知,鬼不觉,一时也不会有人去查问这件事。

坏就坏在他和盘托出,而且自己写了一张王有龄出面的借据送到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