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泪流下会伤了谁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健康

飞儿习惯低着头走路,放飞自己的情绪遨游在无边无际的遐想里,思绪无律的游荡如同飞儿脚下的步伐。“嘎……”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车停在她身边

飞儿习惯低着头走路,放飞自己的情绪遨游在无边无际的遐想里,思绪无律的游荡如同飞儿脚下的步伐。

“嘎……”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车停在她身边。

又是问路的,飞儿心里想。这样的情况她遇见不止一次,外地的车总是绕不出边陲小城的几条街道。她扭过头,一辆L县新闻采访车停在路边,飞儿就停下脚步,不见有人下车,她为自己的敏感苦笑,摇摇头继续向前走。

飞儿迈开步子,思绪又游荡着飘开来,路边那辆车也启动不紧不慢的随着飞儿的脚步向前移动。飞儿有些恼火,再次停下脚步,想知道茶色车玻璃后面坐着的人想干什么,车停下了依然不见有人打开车门走出来。双方对峙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飞儿压不住心头的怒火:“这车真无聊,大清早一再打断扰乱我的思绪。”当然车不会无聊,无聊的是开车的人。

飞儿脸上流露着想找人吵一架的气势汹汹的表情向车走去,要找坐在茶色玻璃后的人问个究竟。飞儿想找人吵架不只是因为车,还因为一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飞儿一直认为这是科长蓄谋已久的。

早上,飞儿和往常一样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再急匆匆的冲进办公室,心里祈祷着:千万别迟到别看到科长那张拉长了像驴的脸。飞儿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科长端坐在她的办公桌前等她,“飞儿,你又迟到了,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科长说完挪动身怀六甲般肥胖的身体径直回了总会计室。

同一办公室的人提醒飞儿,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效益下滑,公司决定要裁员,我们科室有一个名额。飞儿明白这一名额非她莫属,老公常年在外,孩子抛给了她,孩子生病要请假,老师请家长要请假,接送孩子又难免迟到早退。“唉……”飞儿长长叹了口气,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走进了总会计室。

科长在飞儿进门后,起身把门关上,让飞儿坐在他对面。飞儿尽量不去看那堆满了假笑的胖脸,忍耐地想就与和狼共舞吧。果不其然,科长开口了。

“飞儿,公司要让咱们科室裁掉一名员工,考勤册上你请假多迟到早退多,同事们意见大着哩。”

“……”飞儿无心解释。

“你的家庭景况我了解,困难也有。可我也难着呢,除非……”科长卖起了关子

“……”飞儿无话可说。

“飞儿,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你老公又不在家,不如……”科长眼睛瞄着飞儿高耸的胸脯。

飞儿突然感觉恶心,想吐!

“不必了,科长,你给公司打报告,就说我李飞儿不用他裁,我辞职了。”不等科长再说什么,飞儿以快的速度逃离了总会计室,一刻也不想看见科长那流着口水透着淫欲的嘴脸。

一路上,飞儿为自己漂亮的拒绝暗暗喝彩,在和自己较着劲的心态下,遇上了这辆L县的采访车。

看见飞儿怒气冲冲的走过来,车上的人下来了,斜倚靠在车门上。飞儿顿时楞住了,脸上的表情由愤怒转为惊诧转为疑惑转为惊喜,可见飞儿的心瞬间理经过了多长的旅程。

“……”飞儿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对方。

“是要问我为什么在这儿吗”飞儿点点头。

“我所在的电视台要来这个城市拍节目,没想到在路边遇见你”飞儿不相信小说里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飞儿过了轻信别人的年纪。

“你去哪里,上车吧,我送你”来人彬彬有礼。

“随便吧,我辞职了,心情很差。”飞儿有气无力的回答。

飞儿上了车才从这一连串的事件中缓过神。这不是当年的恋人羽轩吗?怎么能在这千里之外的边陲小城邂逅呢?真的如同电影里的故事情节吗?飞儿肯定了自己的疑问。眼前的羽轩成熟稳重已发福,唯有眉目间还流露出当年让飞儿为之着迷的英俊帅气。

羽轩把车稳稳的挺在金垄大酒店的门口。

说起当年……飞儿和羽轩是高中时代的前后桌,有共同探讨的语题,关系融洽密切,被人们说的早恋的那种。别人都说羽轩喜欢飞儿,飞儿也就认为羽轩喜欢自己,把萌动躁动的一腔爱恋和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情感付出给他。事情大到惊动了老师家长,那一分喜欢那一分爱恋那一分感动就不被宽恕,为之付出的是与爱无关的代价。

羽轩的家长给羽轩办了转学,羽轩临走前拉住飞儿的手说:“我们都努力,考上大学,他们就管不了我们了。”飞儿执手想看泪眼,要羽轩抱抱。羽轩给了飞儿一个浅浅的拥抱,给了飞儿一个上大学后我来接你的约定。飞儿发奋,把和羽轩的合影留给父母写信留言说你们等着看我考上大学。

故事继续了,结果不是飞儿想要的,羽轩和飞儿没能走到一起。飞儿害怕的不是面对自己,是没有勇气面对父母和给父母下的战书——跟羽轩的合影和那封信。与其面对这份决绝,不如留一种思念。像负气离家出走的孩子,飞儿大学毕业时做了选择,响应号召来到了大西北的边陲小城。

飞儿喜欢看马格丽特 米切尔的《飘》,每每读到斯佳丽卧病在床“每次她要开口轻轻说:‘瑞德——我要瑞德。’就马上会像大梦初醒一样想起瑞德并不需要她”时,飞儿会哭,为世界上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伤感落泪。十年了,转角遇到旧爱的今天,飞儿记不起爱恨情仇,只记得年轻时她们牵过手,因为爱又放开了手。

“飞儿,我找你找的好苦”羽轩说。

“找我说对不起?”飞儿反问。

“不全是,还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羽轩说。

飞儿梦里无数次的倾诉独白,梦醒后会惆怅落寞遗憾失望,只为一个欠缺的解释。时间久了,机会来了,因果已经不重要了。飞儿笑了,原谅了羽轩也原谅了自己和那段青春年少无知的岁月和爱恋。对羽轩的从天而降放在十年前她会感动,今天她只是想探询真相。

羽轩工作两年后在守侯无果下,被家里逼迫结婚生女。听说台里有这么一个机会要出差到邻市,羽轩努力争取了来,就是为在工作之余来这里见飞儿一面。今天,同事到附近的景点去旅游了,他就驾车来碰碰运气,果然就见了气急败坏的飞儿。

“要是当初我对自己多点信心,我俩能成,哎……”羽轩看上去很后悔。

“当初你也没挽留我呀,我怎么面对你结婚新娘不是我这种不好的结果。”飞儿苦笑,“在这里躲清净喽。”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附近?”飞儿很疑惑。

“我是伤心的鱼,你qq上的好友。”飞儿诧异,似乎掉进了被人设计的陷阱。

飞儿不常上网,好友也少,伤心的鱼是投缘的朋友,原来是这样,难怪那种感觉很奇怪。羽轩从飞儿同桌那里知道了飞儿的号,知道飞儿有在电脑上写日记的习惯,以文友的验证信息通过的请求添加好友。羽轩一直深深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从飞儿日记的字里行间寻求蛛丝马迹的信息,幸福着飞儿的幸福,忧伤着飞儿的忧伤,快乐着飞儿的快乐。因为不忍心拿过去的伤心事让飞儿烦扰,才把飞儿蒙在鼓里,没有拆穿。

飞儿就在羽轩的用心良苦里迷失的自己,想起了浅浅的拥抱里仿佛跳出来的心,用迷离的眼神深情的注视着羽轩。羽轩颤抖着点起一只烟,然后下定决心似的掐灭,走过来把飞儿紧紧抱在怀里,颤抖着双唇贴在飞儿饱满红润的唇上。后来飞儿会想,为什么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接吻却像初涉爱河般生疏。

“去洗洗吧,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烟的味道。”飞儿红着脸羞怯的说。

“好的,你等我一会儿。”羽轩含情默默的看了飞儿一眼,走进了洗手间。

听着哗哗的水声,飞儿在便签上匆匆写下:我怕我不能拒绝,别伤了我伤了你伤了无辜的人。

飞儿走在正午灿烂的阳光下,深呼吸,戴上紫色的太阳镜,怕路人看见她眼中的泪水。不哭,泪水流下,会伤了谁?

羽轩洗完,不见了飞儿,温热的咖啡,娟秀的字体,落地窗前看见了行走在阳光里的飞儿。不哭,泪水流下,会伤了谁?

共 29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网络和现实那是遥不可及的两个概念,飞儿有理智这很难得,更难得的是,作者把这两个概念紧紧联系在一起,让理智说话,赞赏作者的安排。【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621 4】

1 楼 文友: 2009-06-21 16:27:16 我建议让那些经常在网上的人仔细读一下这篇小说。

2 楼 文友: 2009-06-21 16:54:07 小说在短短的篇幅里,情节曲折,颇能出人意料。小说的主旨也很阳光,如同阳光中行走的飞儿。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楼 文友: 2009-06-21 20:0 :04 很精彩,受伤的飞儿是脆弱的,是需要人倾诉和爱的,但飞儿依旧理智,更让人尊重和爱。别伤了我伤了你伤了无辜的人。赞成。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4 楼 文友: 2009-06-2 14:04:14 我能体会飞儿的拒绝,理性的女人理性的决定.爱的钟声已经敲过,再纠缠再撕扯毁了美好毁了追忆,又能如何?泪流下会伤了谁?飞儿已经辨出.绝美的爱情配上绝美的人,理当. 妆点皮相 肆意游荡

南华大学附属南华医院
东山县西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三亚整形美容医院
重庆癫痫病医院哪家
遵义牛皮癣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